前艾泽拉斯狮鹫饲养员

可以自己玩,不用理我

昨天跑去华山碰见了这货…姓关?高亚男?…然后把他撞到红名跑掉了…

13X05诶呦sammy大宝贝儿,字幕组很懂哦

………我写东西真的是没法看啊没法看

【双关年上】一千零一夜——Day 1

0792359——诶呀为我可怜的【双关年上】添砖加瓦

背景大概是大年初一2.14(我真的很想写这天是2.14因为难得碰巧有点浪漫啊,后来想想似乎那天大关还没有辞职那他应该在支队里很忙很忙忙于和大家一起追捕小关才对……但是…但是…你们就当它是个bug无视了好吗?QAQ)
ooc,瞩目…手动瞩目,求轻喷(瑟瑟发抖)
可怜我双关年上,萌年上的大家一起来抱团哭啊( ´Д`)y━・~~
………嗯,没有车

----------------------------------------------------------------
他关宏宇纵横江湖多年,在卧室这块地里,什么风浪没见过。
但这个还真是有点过了。
他哥,亲哥,英明神武之关宏峰,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板着一张脸对站在床边的他伸出手“过来。”
“不,不用了吧”关宏宇磕磕巴巴“哥我、我睡沙发就成!实在不行睡地板也行啊!”
“如果睡沙发,时间久了会留下毛发和皮屑。而地板的话,我是不会给你另准备被褥和枕头的,否则别人会起疑”关宏峰回答说。
所以你就要慷慨的和我枕一个枕头?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关宏宇可怜巴巴地看向关宏峰。
关宏峰不为所动。
关宏宇垂死挣扎。
关宏宇乖乖妥协。
他满心悲凉,慢吞吞地往他哥被窝里爬。没想到啊,他关宏宇纵横江湖多年,有一天居然还得爬上他哥的床以求平安。

好不容易躺稳妥了,关宏宇背对着他哥,怎么都不对劲。正考虑着要不要跟他哥开口来个垂死挣扎呢,就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
关宏宇宛如被人踩了尾巴般翻身就起,却被早有准备的关宏峰一把揽住了腰,直接砸回了床上。
这下两个人是实实在在地贴在一起了。后背贴着胸膛,腿贴着腿,连他的腰上都有他哥的手臂。关宏宇别扭得不行,整个人都僵了,他自长大后就没和他哥这么亲近过,不是,就算是小时候相拥而眠什么的也没几次啊,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抖“哥…”
“我们要尽量制造一个人的痕迹”关宏峰的气息喷在他的后颈上“何况是床上的坑窝。”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抱着你啊”
“我睡觉老实。”关宏峰眼都不睁
“我也不打把式啊”关宏宇小声嘀咕,欲哭无泪,他觉得脸上发热,还隐隐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可又实在不想像个未成年一样不懂事地瞎闹。因为他知道关宏峰说的都是对的,他在小酒馆失手捅的那个人,还有几个小时前自己莫名背上的冤案,为了两人的安全,这是必须的牺牲。
这么想着似乎有点冷静下来了,关宏宇吸吸气,闭上眼睛催促自己入眠,奈何这才发现卧室里灯光大亮,晃得他什么睡意也没有了,又实在不想和他哥说话,干脆扭了扭脖子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这一埋更是了不得,他哥的枕头虽然干净,但难免沾上他的味道。关宏宇猝不及防,被名为关宏峰的味道包裹了严实。
关宏宇绝望了。两个人贴在一起,不好意思总动来动去,剩下的只有装死。他放缓自己的呼吸,嗅着这个熟悉的味道,想着他哥的计划,想着他要花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来让自己也沾染上这样的味道。逃亡的疲惫渐渐地侵袭上来,把他往黑暗里拖,他突然感到安全和放松,在他的唯一的血亲身边,在关宏峰怀里,而他哥闻起来像家。
他回家了。

关宏峰闭着眼睛等了半天,确定一直在那边纠结的关宏宇这次是真的睡着了。他轻轻地把自己撑起来,伸手探过去,把自己倒霉弟弟的脸从枕头里挖出来。这之后他躺了回去,给两个人都盖好了被子,闭上了眼。





小剧场
一切结束后
周巡:“欸,老关,那床上的一个坑窝…”
关宏峰闻言,难得的给了周巡个笑脸。
周巡os:卧槽!

我站哪里哪里冷
行吧
我以后一定晚晚地入坑

【艾迪生x吴良】 片段灭文法…我猜?

嗯…打tag
想念组织

吴良出狱后有机会重新打拳,但需要艾迪生的作证,就去各种堵他各种求艾迪生,这下人物身份倒是反过来了,新晋的拳王和也许再也没法打拳的穷逼。艾迪生看见来找他的吴良就笑了,就说留着吧,主要在东哥手底跑跑活啥的,吴良刚开始不过想让艾迪生给做个证,骗艾迪生说要给他补偿,但其实就那么说说,你也知道吴良本来就是个脑子瓦特的,后来就真的较上劲了(毕竟自己连个一百斤没有马小都打不过),就说一定要得到艾迪生的承认,就很努力,自己私下练拳,平时还给艾迪生和东哥各种干活。
后来有一次吧,东哥手底的人都习惯压榨他,吴良一时没忍住就动了手,然后就被马小给打了。一时悲上心来,想哭(电影里被红鲤鱼绿鲤鱼和驴欺负的时候那个表情真的很…emmmm)艾迪生也是个心软的,半夜捡到哭哭啼啼的吴良,就半哄半笑话地说你咋这么娘呢还哭。吴良就反驳他说你tm才是娘炮。但艾迪生还是把人带回去了。
回去之后两个人就说了两句话,没权没势色厉内荏的吴良特别有意思,艾迪生就逗他,说什么“帮你是可以但是有条件什么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吴良的表情特别的诡异,不和他对视,脸还红。因为当时吴良心想这艾迪生要是让他肉偿可咋办,就很纠结。最后给自己想了个法子,说自己干脆就把艾迪生当个女的给上了,再骗心骗财,日后再做打算。
艾迪生这边半天没得到下文,正懵逼着呢,就看见吴良顶着一张比刚才还要纠结的脸开始搔首弄姿,然后…似乎…是在色诱他…艾迪生一个懵逼,给脱了一半的吴良给压在沙发上了,吴良一个钢铁直男,哪知道什么勾引同的方子,只得厚着脸皮学自己以前的那些女人。企图咬自己下唇来点诱惑的感觉也咬不好,只能硬着头皮硬上。拿食指划过艾迪生的脸,点在人家唇上,凑近了冲人家吹气“…阿生…”此言一出,两个人都被恶心得一个激灵。但都把人压住了咋也不能就这么下来啊,吴良继续说道“…你…你不是喜欢人、人、我嘛…正好我也…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你帮帮我呗”艾迪生这才想起来还有马小和他灵魂互换的时候发生的这档子事儿呢。一下就想明白这种诡异的发展是怎么回事了,玩心大起啊,就将计就计,说可以商量。没等吴良高兴呢,就接着说但他要在上面,吴良差点破功,可还是勉强答应了。艾迪生故意恶心他,把吴良压住后就拿自己在马小壳子里是那种恶心死的娘炮语气和他讲话,吴良忍,两个人都把对方给恶心的。艾迪生看他死活不破功,就得寸进尺,把手往吴良裤子里伸(哈哈哈哈!)吴良一下就怂了,这个吓的呦。艾迪生也不放过他,继续动手动脚,(此处应有车零件)而后,我们的吴良大少爷,反抗不得,又哭了。新悲旧痛的,哭得特伤心了,给艾迪生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开哄,什么词儿都往外崩(请各位自行脑补热恋中的情侣男方如何哄人)然后,然后就没了。两人车没开起来,诸位看官也都洗洗睡吧
然后怎么走呢?走温情路线啊,后面剧情包括但不限于 艾迪生带着吴良上卷帘门/吴良马小路遇劫匪吴良良心发现舍身饲狼反被马小反救/吴良躲避仇家无奈随神鱼夫妇出海打鱼无辜拳王艾迪生惨遭拖累/…………各种各种,狗血剧情,你们都懂的。
至于马小和艾迪生的感情线问题…哥们啊当然是哥们啊,死铁死铁的那种,后来马小还会在怼吴良的时候阴阳怪气地叫他嫂子,或者马小和艾迪生两个人都娘们唧唧恶心吧啦的抓着吴良的胳膊一边一个地恶心他…哈哈哈哈!开心开心

小毛蛋怎么办?当然是搞基啊!(๑•̀ㅂ•́)و

你说,这俩是不是连牙刷都用的同一根?然后晚上同被而眠,衣服就那一批,上个大号都得节约用纸免得被人家看出来家里厕纸的消耗量硬是翻了一番???

偶尔出来换个气

〈生子莫过邹轩〉
因为帽子太大所以要仰起头才能勉强用一只眼睛看见人
那么个小人,肉嘟嘟的,还不明事理,却能理直气壮地抬起头
“我叫轩轩”
无所畏惧地报上名字,人生都还没开始,却有了名字
简直就像,完全做好了赋予这个名字非凡人生的准备一样
就胸有成竹得好像已经准备好面对名字这东西背后的故事一样
“你叫什么”
“轩轩”
“要说报告我叫轩轩知道吗”
点头
“你叫什么”
“轩轩”
好样的!(๑•̀ㅂ•́)و

天哪这个真的,太戳了

N.M.S.T.:

国立艺术大学大三学生

对这样背着双肩包的迪学长完全没有免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