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艾泽拉斯狮鹫饲养员

可以自己玩,不用理我

(草稿,草稿,勿入)【双 关 年 上】0792359——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写续………

完了完了我不该写,不小心就要正剧向…写段子多好…
@
就,就当弟弟到家的当天就割脸了吧…别让我写我受不了这么对待关家大宝贝儿。

关宏峰显然低估了他家弟弟的适应能力。

关宏宇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很没有个人距离的勺子抱式睡姿,并飞快的接受了自己要像个小孩儿一样被自家长兄抱在怀里夜夜入眠。要不说关宏宇和关宏峰差了一大截呢,我们从小……的小关爷(天呐我在说啥)jsjsbzixxjvaxikxsm.xaidwkdakn
…………………欸呦……我恨我自己……………
……………………
…………………………
……这非同一般的适应能力,该说,不愧是关宏宇吗?
………………………说个屁
苟子你完了。

不不不冷静

那天为了让关宏宇早早的认清现状,就用了点小手段两个人勺子抱睡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反而是搂着一个肌肉男睡觉的关宏峰有点胳膊酸。结果第二天是晨起的关队揉着因搂着一个肌肉男睡了一晚上而酸痛的胳膊,去了洗手间洗漱。回来后看见刚刚还在乖乖睡觉的关宏宇已经醒了,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盘着腿坐在床上戳关宏峰的手机。
关宏峰惊得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按住了弟弟的手“你在干什么?”
关宏宇也被吓了一跳,手一松就把手机掉到了床上,手机界面刚刚显示加载成功,一个露着肚子头戴铁锅的胖子开始哇啦哇啦说话。
植物大战僵尸。
还是09年版本的。
关宏峰“…………”
关宏宇“…………”
关宏宇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懂我懂!不打电话不发短信不与外界联系在家小声说话不靠近窗口就算起火了也得听你号令然后穿戴整齐一切行动听指挥”
他一口气说完一大长串,然后盯着他哥,见关宏峰还是不说话地瞪着他,就又紧接着追加了一句“我会听话的。”
关宏峰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关宏宇半天,才慢慢地撤回自己按在关宏宇手腕上的手。他站直,然后呼出口气。
“宏宇,我们谈谈”

宏宇,我们谈谈。
关宏宇一向很怕这句话。他们都还年轻时关宏峰没少用这句话做他们交谈的开始,而地点分别是派出所外的小操场、津港支队的审讯室,和家里的厨房。就像突然被妈妈连名带姓地叫了一样,关宏峰对他说这句话时的杀伤力不亚于此。此时此刻此语一出,关宏宇本能地紧张起来。而眼下这个特殊时期,无论是跑路还是敷衍都是行不通的,关宏宇勉力冷静地想点头,却被一阵手机震动给打断了。
两人一齐低头看去,关宏峰的手机躺在被子上震动得正欢,屏幕上亮着周巡的名字。
兄弟俩对视了一眼,关宏峰只得拿起手机按了接通,周巡的大嗓门也不是区区电话线就能阻挡的。关宏宇先是听见这个哥哥的便宜徒弟在电话那边语气不佳地嚷嚷让别人别吵,又发现了这边通话已经连接,一声“关队”时语气已经柔和下来,连带着音量也趋近正常。关宏宇听不见了,而关宏峰神色淡然,简单应付了几句后看了一眼关宏宇,对着电话低声说道“我马上来。”
关宏宇低下了头,用膝盖想也知道周巡的电话是为了什么事。关宏峰不语,他开始换衣服,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
直到关宏峰快要出门之际,关宏宇才从卧室里踱出来,他站在客厅里,看他哥理袖口。他哥没穿便装,而是难得的警服,穿戴整齐。关宏宇想到自己上次看他哥穿成这样还是在他妈最后的日子里,那天关宏峰刚刚把他从拘留所里领出来,连口水都没给喝就直接开着警车带他来到了医院。他不肯和他哥说话,妈也看出来了,她躺在病床上,要他答应照顾关宏峰。那时候大家都清楚,当妈的时日不多了,剩下的每一天都很重要,所以那天很重要,关宏峰穿着警服,格外郑重,也是为了让妈放心。以关宏峰现在的身份,并不需要在普通的工作日穿着警服,但他穿上了,所以今天也很重要。他哥想干什么吗?关宏宇想不出,但他想说些什么,就好像哥我是清白的你信我了对吗,或者是哥你要小心我很抱歉,亦或者打趣说哥你帮我给亚楠打个眼色报平安,数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后来最先开口的反而是关宏峰。“宏宇,”他说,“厨房里有泡面,饿了记得吃。”
“哦,行。”关宏宇有些窘迫地答应了。

后来这话说什么也没谈成。那天回来之后关宏峰就开始张罗卖房卖车换现金组装手机,要不是看他哥还抽空物色新的房子他还以为他哥要带着他跑路呢。就这样没过几天,某个凌晨,关宏宇带着帽子和口罩,手里还抱着委委屈屈把自己缩成一个圈的被放在大金鱼鱼缸里的老虎,和关宏峰一起搬到了新家,开始了自己的手套生涯。






就没有什么夜里赶论文时可以吃的,不小心吃多了又不会让人吐的零嘴吗?
学校里,没法抽烟………
惆怅

你说我嚼草根可以吗?

看见一个小仙女看剧看到犯烟瘾😂哎,我又何尝不是呢,馋到成天啃棒棒糖,糖咬下来吐掉,叼着棍叼几个小时

其实我家里的弟弟,有一对就是双胞胎。
可惜的是异卵,长得并不像。
但也很好玩。

我大他们7岁,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也不为过。小时候两个小崽子,没出生前去医院,医生说是龙凤胎。等生下来后,霍,俩建设银行。晃了大家的那个小的,小脸大眼睛,长得漂亮。小团子么,成天哭哭笑笑的,我还得上学,也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后来也是小的先学会的走路,那天下午我在他家,看着挪动两步扑进他妈怀里的L,娘俩笑得见牙不见眼。
后来他们也长大了,幼儿园,小学,渐渐开始长脑子了。小的从小沉迷各种相声小品,那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皮得很。后来逢年过节长辈大寿,被赶上台拿着话筒给大家背稿的,也是他。
大的深受他爸爸喜爱,他爸爸曾经是军人,一米九几,特有气势。哥哥经常受到爸爸手把手的硬汉教育,本来就不怎么活泼的小东西,现在总是板板正正的。夏天我带他们出去玩,七月末八月初,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带着卡通花纹的衬衫半袖,大的那个总要把扣子系到最上面的那颗,怕他热要他打开就摇摇头拒绝,站得笔挺,简直一个小号他爸。反观小的,正把衬衣下摆往大短裤里塞,妄图等下上树。
大的小小年纪,就已经把眉头皱出褶皱来了。但还是个小孩子心性,爸爸不在眼前的时候,一群小傻子们凑在一起玩,打完人跑得最远的也是他,玩你画我猜之你比划我猜时,给弟弟出题“嫦娥从天上掉下来脸先着地”的,也是他。蔫儿坏蔫儿坏的,还闷骚。
弟弟从小是大家的开心果【我对此表怀疑…只有我】可事实上这孩子和我像的很,脸皮子薄又完美主义,别人的一个眼神能想三天。
小东西们才十岁出头,不久就是初中,然后就是青春期,谁又知道他们的未来在哪里呢?
愿他们一切都好。

                                                                  2017.10.08

p.s 突然想起来,小东西们长到现在,可是没怎么听过小的追在大的身后叫哥哥的,反观关家那两个,嘿嘿嘿。

p.s的p.s 我又突然想到,我虽然小时候跟在我哥后面屁颠屁颠成天追着叫哥哥,现在也只是在人前叫的,而且只要觉得他有一丝可能听见的可能性,我就会把称呼改成他的小名。没错,就是家里长辈都在用着叫的小名。😂

没错,我就是兄控。

………我写东西真的是没法看啊没法看

0792359——诶呀为我可怜的【双关年上】添砖加瓦

背景大概是大年初一2.14(我真的很想写这天是2.14因为难得碰巧有点浪漫啊,后来想想似乎那天大关还没有辞职那他应该在支队里很忙很忙忙于和大家一起追捕小关才对……但是…但是…你们就当它是个bug无视了好吗?QAQ)
ooc,瞩目…手动瞩目,求轻喷(瑟瑟发抖)
可怜我双关年上,萌年上的大家一起来抱团哭啊( ´Д`)y━・~~
………嗯,没有车

----------------------------------------------------------------
他关宏宇纵横江湖多年,在卧室这块地里,什么风浪没见过。
但这个还真是有点过了。
他哥,亲哥,英明神武之关宏峰,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板着一张脸对站在床边的他伸出手“过来。”
“不,不用了吧”关宏宇磕磕巴巴“哥我、我睡沙发就成!实在不行睡地板也行啊!”
“如果睡沙发,时间久了会留下毛发和皮屑。而地板的话,我是不会给你另准备被褥和枕头的,否则别人会起疑”关宏峰回答说。
所以你就要慷慨的和我枕一个枕头?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关宏宇可怜巴巴地看向关宏峰。
关宏峰不为所动。
关宏宇垂死挣扎。
关宏宇乖乖妥协。
他满心悲凉,慢吞吞地往他哥被窝里爬。没想到啊,他关宏宇纵横江湖多年,有一天居然还得爬上他哥的床以求平安。

好不容易躺稳妥了,关宏宇背对着他哥,怎么都不对劲。正考虑着要不要跟他哥开口来个垂死挣扎呢,就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
关宏宇宛如被人踩了尾巴般翻身就起,却被早有准备的关宏峰一把揽住了腰,直接砸回了床上。
这下两个人是实实在在地贴在一起了。后背贴着胸膛,腿贴着腿,连他的腰上都有他哥的手臂。关宏宇别扭得不行,整个人都僵了,他自长大后就没和他哥这么亲近过,不是,就算是小时候相拥而眠什么的也没几次啊,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抖“哥…”
“我们要尽量制造一个人的痕迹”关宏峰的气息喷在他的后颈上“何况是床上的坑窝。”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抱着你啊”
“我睡觉老实。”关宏峰眼都不睁
“我也不打把式啊”关宏宇小声嘀咕,欲哭无泪,他觉得脸上发热,还隐隐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可又实在不想像个未成年一样不懂事地瞎闹。因为他知道关宏峰说的都是对的,他在小酒馆失手捅的那个人,还有几个小时前自己莫名背上的冤案,为了两人的安全,这是必须的牺牲。
这么想着似乎有点冷静下来了,关宏宇吸吸气,闭上眼睛催促自己入眠,奈何这才发现卧室里灯光大亮,晃得他什么睡意也没有了,又实在不想和他哥说话,干脆扭了扭脖子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这一埋更是了不得,他哥的枕头虽然干净,但难免沾上他的味道。关宏宇猝不及防,被名为关宏峰的味道包裹了严实。
关宏宇绝望了。两个人贴在一起,不好意思总动来动去,剩下的只有装死。他放缓自己的呼吸,嗅着这个熟悉的味道,想着他哥的计划,想着他要花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来让自己也沾染上这样的味道。逃亡的疲惫渐渐地侵袭上来,把他往黑暗里拖,他突然感到安全和放松,在他的唯一的血亲身边,在关宏峰怀里,而他哥闻起来像家。
他回家了。



关宏峰闭着眼睛等了半天,确定一直在那边纠结的关宏宇这次是真的睡着了。他轻轻地把自己撑起来,伸手探过去,把自己倒霉弟弟的脸从枕头里挖出来。这之后他躺了回去,给两个人都盖好了被子,闭上了眼。







小剧场
一切结束后
周巡:“欸,老关,那床上的一个坑窝…”
关宏峰闻言,难得的给了周巡个笑脸。
周巡os:卧槽!

我站哪里哪里冷
行吧
我以后一定晚晚地入坑

【艾迪生x吴良】 片段灭文法…我猜?

嗯…学着打tag
想念组织

吴良出狱后有机会重新打拳,但需要艾迪生的作证,就去各种堵他各种求艾迪生,这下人物身份倒是反过来了,新晋的拳王和也许再也没法打拳的穷逼。艾迪生看见来找他的吴良就笑了,就说留着吧,主要在东哥手底跑跑活啥的,吴良刚开始不过想让艾迪生给做个证,骗艾迪生说要给他补偿,但其实就那么说说,你也知道吴良本来就是个脑子瓦特的,后来就真的较上劲了(毕竟自己连个一百斤没有马小都打不过),就说一定要得到艾迪生的承认,就很努力,自己私下练拳,平时还给艾迪生和东哥各种干活。
后来有一次吧,东哥手底的人都习惯压榨他,吴良一时没忍住就动了手,然后就被马小给打了。一时悲上心来,想哭(电影里被红鲤鱼绿鲤鱼和驴欺负的时候那个表情真的很…emmmm)艾迪生也是个心软的,半夜捡到哭哭啼啼的吴良,就半哄半笑话地说你咋这么娘呢还哭。吴良就反驳他说你tm才是娘炮。但艾迪生还是把人带回去了。
回去之后两个人就说了两句话,没权没势色厉内荏的吴良特别有意思,艾迪生就逗他,说什么“帮你是可以但是有条件什么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吴良的表情特别的诡异,不和他对视,脸还红。因为当时吴良心想这艾迪生要是让他肉偿可咋办,就很纠结。最后给自己想了个法子,说自己干脆就把艾迪生当个女的给上了,再骗心骗财,日后再做打算。
艾迪生这边半天没得到下文,正懵逼着呢,就看见吴良顶着一张比刚才还要纠结的脸开始搔首弄姿,然后…似乎…是在色诱他…艾迪生一个懵逼,给脱了一半的吴良给压在沙发上了,吴良一个钢铁直男,哪知道什么勾引同的方子,只得厚着脸皮学自己以前的那些女人。企图咬自己下唇来点诱惑的感觉也咬不好,只能硬着头皮硬上。拿食指划过艾迪生的脸,点在人家唇上,凑近了冲人家吹气“…阿生…”此言一出,两个人都被恶心得一个激灵。但都把人压住了咋也不能就这么下来啊,吴良继续说道“…你…你不是喜欢人、人、我嘛…正好我也…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你帮帮我呗”艾迪生这才想起来还有马小和他灵魂互换的时候发生的这档子事儿呢。一下就想明白这种诡异的发展是怎么回事了,玩心大起啊,就将计就计,说可以商量。没等吴良高兴呢,就接着说但他要在上面,吴良差点破功,可还是勉强答应了。艾迪生故意恶心他,把吴良压住后就拿自己在马小壳子里是那种恶心死的娘炮语气和他讲话,吴良忍,两个人都把对方给恶心的。艾迪生看他死活不破功,就得寸进尺,把手往吴良裤子里伸(哈哈哈哈!)吴良一下就怂了,这个吓的呦。艾迪生也不放过他,继续动手动脚,(此处应有车零件)而后,我们的吴良大少爷,反抗不得,又哭了。新悲旧痛的,哭得特伤心了,给艾迪生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开哄,什么词儿都往外崩(请各位自行脑补热恋中的情侣男方如何哄人)然后,然后就没了。两人车没开起来,诸位看官也都洗洗睡吧
然后怎么走呢?走温情路线啊,后面剧情包括但不限于 艾迪生带着吴良上卷帘门/吴良马小路遇劫匪吴良良心发现舍身饲狼反被马小反救/吴良躲避仇家无奈随神鱼夫妇出海打鱼无辜拳王艾迪生惨遭拖累/…………各种各种,狗血剧情,你们都懂的。
至于马小和艾迪生的感情线问题…哥们啊当然是哥们啊,死铁死铁的那种,后来马小还会在怼吴良的时候阴阳怪气地叫他嫂子,或者马小和艾迪生两个人都娘们唧唧恶心吧啦的抓着吴良的胳膊一边一个地恶心他…哈哈哈哈!开心开心

小毛蛋怎么办?当然是搞基啊!(๑•̀ㅂ•́)و

你说,这俩是不是连牙刷都用的同一根?然后晚上同被而眠,衣服就那一批,上个大号都得节约用纸免得被人家看出来家里厕纸的消耗量硬是翻了一番???

吃人手短,拿人嘴软